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青岛部分乳企或将退市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6:48:02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青岛部分乳企或将退市

厂房依然规整却冷冷清清,设备仍在却布满灰尘。在青岛莱西西沙埠村,喜来乐乳业公司总经理金立德脑海中或许仍能清晰地记起往日场景:车进车出、生意红火……金立德所经营的乳制品企业,在经历了国内多次乳制品事件后,成本的提升、趋于严格的检验政策让他选择在去年退出了这个市场。和 “喜来乐”一样,青岛还有很多奶企的生产许可证也许将会被宣判“死刑”。乳制品企业正面临生死劫,2月23日,记者一行来到青岛乳制品企业的集中地—— 莱西,实地探访“奶牌变局”。

 

3月1日“候审”,9企业下“血本”

3月1日马上就要到来,对于普通的民众,可能这几天仅仅是简单生活中的一部分,但对国内不少乳制品企业来说,想要顺利度过3月1日就需要大幅增加基础安全设施的投入,例如上百万元一套的三聚氰胺检测设备,不然,3月1日后,没重新获得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将被禁止生产。

以青岛新希望琴牌乳业有限公司为例,为了能够顺利通过相应审核,他们先后投资200多万元引进了检测设备。“这套检测设备是在线快速检测设备,就是乳制品在加工流程中就检测出产品当中的各项指标,检测出乳制品是否有质量安全问题。”该公司负责人对记者介绍。

而截止到目前,青岛早先拥有乳制品生产许可证的13家企业有9家通过了审核,在设备上投入的资金可想而知。

目前这9家企业中仅有圣元营养食品有限公司率先拿到了生产许可证,其余8家企业还没最终获得生产许可证。

“这个行业不好做”,多家企业停产

当大企业正忙着投资、忙着“候审”时,13家乳制品企业中的其余选手又在忙什么呢?

青岛锐宗乳业有限公司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停业。一年多的荒芜,让面积达40亩的公司长满了荒草,厂房区、办公室都紧闭大门,里面也只剩下了看门的马先生自己一个人。“以前这家企业还是很忙碌的,运送牛奶的大货车进进出出,员工也很多。”马先生说。

在莱西的西沙埠村,记者来到青岛喜来乐乳业有限公司。当记者进入厂房,找到公司的负责人——金立德总经理时,他正在自己厂区内散步。问清记者的来历,他只是平淡地告诉记者自己的公司在2009年已经停止了生产,“原来的技术人员都已经走了。”

面对记者的疑问,金总不太愿意提及自己公司经营的经过,只是简单地告诉记者,原来他不仅生产酸奶、牛奶等产品,同时还有一个不小的奶牛场,给公司提供奶源,“现在设备还有,就是停产了”。问起公司停产的原因,他只留给记者一个简单的回答:“这个行业不好做,利润很少。”

乳品企业或将快速重组

记者采访的小乳制品企业相关负责人都表示,随着金融危机和三聚氰胺等问题的出现,小企业的资金链已经相当脆弱,无利可图的同时还要担负检测的费用。另据介绍,现在有一定实力的乳企近两年多登陆资本市场平台进行融资。面对这种情况,资金规模只有百万元的小企业必然会被淘汰或者兼并。

早在2009年,工信部与发改委就制定了《乳制品工业产业政策》,鼓励国内乳品企业通过资产重组、兼并收购、强强联合等方式,整合加工资源,提升产业水平。“雀巢、圣元等大的奶企将会逐步整合青岛的乳品市场。”一家乳制品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业内人士表示,此次重审,加速了乳品企业优胜劣汰的进程,部分经营不善的中小企业可能面临停产或者被并购的命运,加快奶企兼并收购整合的步伐。

奶农利润越来越低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虽然政策正在引起市场波动,小企业被迫退市,大企业向着整合发展,但作为产业链最低端的奶农,却是难以受益。

西沙埠村,23日凌晨4点刚过,年过半百的奶农张桂芝就与老伴一起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据了解,她的奶牛已经80多头,在附近算是养殖数量最多的养牛户。

张桂芝说,她家附近就有个正规的奶站,他们早、晚都来上门收奶。“早上是六七点左右,下午是四五点左右。”“早上能挤400斤,下午能有350来斤吧。”她给记者算了算,“现在一斤奶他们收1块6,这还算是高的,一天700多斤奶也就是1000来块钱。”

如果算上饲料、防疫、设备、电费等费用,一天的支出就要接近600元,“一天顶多能剩下四五百元。”一年下来利润大概10万元多一些,可这背后,还隐藏着老两口一年365天的忙碌以及雇用的一名工人的工资……这还是在80多头奶牛全部“身体健康”的条件下。  晚报综合

极品美女图片

美女美腿

巨乳波霸

熟女丝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