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东软集团刘积仁软件外包10年收获自信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40:11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东软集团刘积仁:软件外包10年收获自信-CSDN.NET

摘要:在软件外包行业,印度是公认的世界第一。 然而近几年,经常出现中国企业与发展成熟的印度公司展开竞争,并成功虎口夺食的案例。种种数字和迹象表明,10年来,中国的软件外包企

在软件外包行业,印度是公认的世界第一。

然而近几年,经常出现中国企业与发展成熟的印度公司展开竞争,并成功虎口夺食的案例。种种数字和迹象表明,10年来,中国的软件外包企业正在走出一条自己的发展之路,各自独具特色的创新,就像火种一样,点燃了照亮他们前进方向的火炬。中国软件外包企业已经加快了赶超印度的步伐。

尽管中国软件外包仍面临低端化、利润率低等困境,但毫无疑问的是,世界软件外包产业的天平,正慢慢偏向中国这一端。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认为,过去的10年里,中国软件外包已经做好了准备,打好了基础,收获了自信;未来10年,中国软件外包将开始腾飞。

东软集团董事长兼CEO刘积仁

刘积仁:软件外包10年收获自信

1988年,刚刚博士毕业归国的刘积仁带领东北大学的3名教师、在只有3台PC机的研究室里,开始了与日本阿尔派株式会社的业务合作。那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此与软件外包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也不曾料到,21年后,东软会成为中国最富盛名的软件外包企业之一。

刚开始的那些年,人们对软件外包很是陌生,一些IT界的人甚至有些看不起给外国IT企业打工的软件外包。意欲通过外包带服务的刘积仁,一直像忍冬草那样,默默地、坚韧不拔地积蓄着自己的力量。当然,刘积仁也不缺少志同道合者。1995年~1996年年间,文思创新、海辉软件、大连华信相继成立。

终于从2000年开始,软件外包开始以平均20%的速度奔跑。10年发展后,它更成为业界追捧的对象。据《2009中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08年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规模达到1567.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1.2%。各地政府纷纷对软件外包企业开出了极其优惠的条件,争做中国软件外包中心。这一景象成为中国软件外包热度渐起的缩影。

危机下中国将成主角

金融危机来临后,国外的发包企业明显减少。麦肯锡在一份有关中国外包业的报告中称,仅就全球金融服务外包业而言,在2008年前9个月内疚缩水39%,合同金额仅为110亿美元。

这虽然让整个软件外包产业着了凉、受了冻,但在蛰伏多年的刘积仁看来,这次危机是中国的机遇。麦肯锡也认同这一观点,并在报告中声称,随着全球企业设法降低成本,外包行业将从中受益。

麦肯锡的乐观估计,可能得自印度在之前三次全球衰退中的逆向式增长。根据相关数据,1998年的金融危机给世界各国都造成了严重的经济衰退,这两年全球平均GDP分别下降了0.4%和0.8%,而印度IT相关服务出口收入的年度增长却达到了57.1%和63.6%;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际,全球平均GDP下降了0.7%,印度IT相关服务的出口收入仍增长55%;2005年由于油价高涨和区域经济失衡,全球的GDP增速由2004年的13.3%下降到8%,而印度IT相关服务的出口增速依然保持在37.6%。

而再一次的金融危机又给了软件外包快速增长的机会。国家商务部部长助理王超在软交会开幕时透露,2008年我国承接包括ITO(信息技术外包)和BPO(业务流程外包)在内的服务外包协议金额达38.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6倍。

但和前三次经济衰退不同的是,此次危机带来的软件外包机遇将降临中国。刘积仁认为,危机将进一步推动发达国家转变观念,转移成本。目前,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开始认同中国,纷纷在中国建立研发中心。虽然跨国公司在印度、罗马尼亚、匈牙利、俄罗斯、巴西等国也都成立了研发中心,但是中国具有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取之不决,用之不尽的优秀IT技术人才优势。另外,刘积仁还认为,中国是一个成长最快,最有前景的一个市场。这也吸引了不少跨国公司在中国安营扎寨。

危机之后,印度将与中国开始新一轮的博弈。如果说10年前,堪称黄金时代的印度软件外包发展得很好,中国无法与其相媲美,那么从这一刻开始,势均力敌的争斗将会上演。并且未来,在软件外包中将是中国的主角戏。

10年风雨收获自信

从蓝领到白领,从干的是体力活到有较强的研发能力,这是10年来软件外包企业发生的最大改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刘积仁总结道:过去10年是我们自信的10年;未来10年将是我们腾飞的10年。

在2002年IT两会上,刘积仁曾公开承认,东软做的就是体力活,我们做软件行业里面最简单的工作,通过干这种体力活,造就出一副好身板。6年后,中国软件外包已然茁壮成长。2008年底,同样是在IT两会上,刘积仁做了题为《全球变局与中国IT产业的机会》的演讲,他表示,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放缓是中国企业走出国门、进行全球资源整合的好机会,包括收购国外公司、吸引人才等。

这确实是中国软件外包企业迈向自信的10年。10年间,中国的软件外包规模成长迅速。据《2009中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08年,我国软件与信息服务外包企业数量达到3600家,同比增长约20.0%;从业人员数量达到41万人,同比增长约36.7%。

软件外包中的领军企业的表现更是不俗。东软的营业收入从2000年的11亿元增长为2008年的37亿元;中讯软件的营收从2003年的1.15亿港元上升为2008年的6.48亿港元;2007年底上市的文思创新2008年营收达到1.027亿美元,同比增加了63.7%。

现在,软件外包已经完成了规模化的最初积累。原信息产业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司长肖华在第11届中国国际软件博览会上表示,当前外包业务结构日趋多样化,既有客户服务中心、数据处理,又有离岸业务流程外包(BPO)和知识流程外包(KPO),多层次发展势头迅猛。例如,东软从最初的嵌入式产品工程发展成为拥有多元化的业务,包括系统集成、行业运用、软件外包、数字医疗、IT咨询与服务等。

虽然10年间获得了巨大的发展,但国内软件外包还存在亟须解决的几大发展掣肘。首先,与印度相比,中国在市场份额和增长速度上仍然远远落后。中国前四大IT软件外包服务厂商在过去3年的增长率为21%,而印度前4位公司的年增长率却是中国厂商的两倍,规模在2007年时更是达到了中国厂商的14倍。

面对不敌印度的现实,刘积仁很是坦率。他直言,与印度相比,我们的历史不够长。在2000年~2009年10年间,印度软件外包的发展也非常好。10年意味着一个产业创造一个新的功能。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赶上。

其次,中国软件外包行业特别分散,缺少与世界顶级企业规模相媲美的大型企业。按照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的观点,只有员工数达两万人以上的软件外包公司才有竞争力。目前,印度最大的软件外包公司员工数已达10万人,而中国最大的软件外包公司员工数不到2万人。15年前,印度就有了上万人的软件外包公司,而东软员工过万还是2007年的事情。刘积仁坦率地说道。

再者,中国软件外包企业处于利润率低、低端化的态势。博彦科技CEO王斌认为,中国软件企业囿于低端有几大原因:一是印度软件外包企业占据高端软件外包业务市场;二是中国企业不会定价格。王斌解释说,中国企业不会讲价钱,印度的企业会将每一部分附加价值与发包企业沟通得很清楚,而中国企业在沟通时根本做不到。

本土需求促腾飞

尽管还存在诸多的不足,但过去的10年毕竟为软件外包未来10年的腾飞打下了基础。在采访中,刘积仁充满激情地表示,为了软件外包的下一步发展,他们一直准备着、准备着、时刻准备着。我认为从现在到未来15年、20年间是我们发展的一个黄金时期。

中国本土的一些有利因素,为软件外包的腾飞提供了难得的机遇。麦肯锡认为,中国IT外包业要繁荣发展,就必须充分利用国内庞大的制造业、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以及政府扶持政策等因素。恰到好处的是,各大机遇都不约而同地到来。

首先,中国制造业将推动软件外包的发展。曾在2005年的IT两会上,刘积仁就认为全球制造业的转移给中国带来了特别好的机会。而中国也给了东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而4年后,制造业还给软件外包带来了更多的机遇。

刘积仁认为,未来20年,制造业发展可能会相对平稳,但是信息服务业是一个黄金时期,而信息服务业将来是制造业能够再去腾飞的基础,制造业和信息产业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再者,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将成为软件外包的坚实后盾。与印度相比,尚未启动的庞大内需市场将成为中国外包软件企业的杀手锏。据麦肯锡统计,2008年,中国的IT服务支出总量占GDP的比例仅为0.2%,而印度为0.5%,韩国为1.3%,日本为1.8%,美国接近2%,英国甚至达3%,中国远远低于其他国家。低比例意味着巨大的成长空间,一旦市场启动,将带来巨量的业务。麦肯锡全球董事彭壮壮说。

而在中国本土市场,印度软件外包公司是无法进入中国市场的。这成为刘积仁们与印度一决高下的秘密武器。刘积仁非常自信地认为,在中国的本土市场,在全世界的这些竞争对手中,跨国公司和印度公司在中国的竞争力是不如中国本土企业的。

最后,各地政府政策的支持将为软件外包提供一个好的环境。目前,国家已经看到了软件外包的价值,并下定决心开发软件外包业的潜力。从2006年实施"千百十工程"以来,商务部逐步推行了3大扶持政策把服务外包视为高新技术产业,在所得税上给予优惠,并对营业税进行减免。同时,国家开发银行提供50亿元贷款,支持服务外包企业融资;以及对国内服务外包企业取得国际认证的,对认证费用给予1:1的补贴。

各地政府也纷纷上马软件外包,提出建立软件外包中心的发展方向。2008年,杭州确定了3年服务外包工作的行动目标。重庆市启动了庞大的软件外包中高级人才百人深造计划的行动,意欲成为西部软件外包的第一城。此外,包括广州、无锡、苏州等在内的城市均将服务外包作为未来产业的发展重点。而有中国的班加罗尔之称的大连在争夺软件外包中心更是当仁不让。

彭壮壮预言,如果国家可以系统地推出并执行增长引擎计划、内需释放计划、特大型外包项目计划和领军企业扶持计划等4大扶持计划,外包的前景将非常光明。

美女大全

裸体美女照片

裸体美女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