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江一公司在成都离奇吃官司

发布时间:2020-03-04 12:57:39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未收到诉状 未接到开庭通知 未请律师却被代理

九江一公司在成都离奇吃官司

一名保安站在成都市武侯区法院门前。

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到我们公司来执行,我们才知道被人告了。此前,公司没有收到法院的诉状和判决书,也没人通知我们出庭。公司更没有聘请律师代理此案,整个案件都蒙在鼓里!3月16日,江西赣基集团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基集团)有关负责人向记者反映遭遇一个奇怪的官司。赣基集团作为第二被告,缘何在对官司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执行了呢?3月17日至18日,记者就此赴成都进行了调查。

记者 葛先虎 文/摄

公司突然收到执行法律文书

2012年底,成都市武侯区法院以强制执行该院两起案件为由,突然向赣基集团送达执行法律文书,并拟采取强制措施。因为这两起案件赣基集团从未听说过,此前也没有收到法院的任何文书,执行法律文书的突然出现,令我们感到非常惊讶!赣基集团有关负责人说。

于是,赣基集团当即与成都市武侯区法院进行交涉,并查阅了相关案卷。经了解才发现,上述两起案件,源于赣基集团成都分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分公司)分别于2010年至2011年向他人借款数笔未还,被人诉至法院。第一被告人为成都分公司,第二被告为赣基集团,武侯区法院早在2011年11月就已作出判决,判决赣基集团归还原告237万余元。可是,赣基集团作为第二被告,在上述两起案件诉讼前后,既没有收到武侯区法院送达的诉状、应诉通知及传票,更没有收到法院送达的一审判决书,使得公司失去了一审出庭应诉答辩的机会。

法院文书上显示,赣基集团的委托代理人为四川舟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应龙,可是公司并没有委托任何律师参加诉讼。

发现疑问后,赣基集团立即向执行人员说明情况,并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武侯区法院进行交涉、申诉。之后,虽然法院暂停了强制执行,但是公司账户被查封至今。事情发生后,赣基集团已向成都市武侯区法院提起再审申请,但至今未果。

目前,赣基集团已向成都市司法局控告律师王应龙虚假代理。

赣基集团:案件有五点让人质疑

①文书签收人宋铭民是什么身份?

记者在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分别于2011年10月16日和10月31日送达文书的两份送达回证上看到,法院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开庭传票、民事裁定书等法律文书时,签收者均是一个名叫宋铭民的人,并注明宋铭民系该公司员工。赣基集团法务部负责人说:赣基集团从来就没有一个叫宋铭民的员工,且案卷中也没有任何关于宋铭民系赣基集团员工的证据材料。这个宋铭民到底什么身份?他为何能代表赣基集团签收文书,而签收后为何没有将文书交给我们?

②法官对相关材料是否尽到审查义务?

赣基集团法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赣基集团根本没委托律师王应龙代理本案,因此王应龙出庭时持有的授权委托书应是虚假授权委托书。赣基集团并没有与王应龙所在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协议,更没有提交加盖本公司公章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等应诉文件。仅凭一张授权委托书,就认可了王应龙的委托代理人资格,主审法官是否对相关材料尽到了审查义务?该负责人还说,另外,由于本案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王应龙作为一名律师却同时代理利益冲突双方当事人,这不滑稽吗?

③一审宣判为何未通知赣基集团出庭?

赣基集团法务部负责人向记者出示的案卷材料显示,武侯区法院在2011年11月7日制作的宣判笔录中,只有原告及第一被告负责人罗某出庭和签名,而没有第二被告赣基集团的出庭记录和签名。案子在审理时我们不知道,一审宣判为何还不通知我们出庭?就连所谓的委托代理人王应龙,都没有出庭记录和签名!

④一审判决书为何未向赣基集团送达?

赣基集团法务部负责人向记者出示的案卷材料同时显示,在武侯区法院2011年11月7日的一份送达回证中,收件人为赣基集团,可是收件人签名却是第一被告负责人罗某。本该送达给第二被告赣基集团的一审判决书,却被送到了第一被告手中。由于我们与第一被告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结果可想而知!赣基集团法务部负责人说,由于一审判决日期是在2011年11月7日,早已生效并进入执行程序,而我们却一直被蒙在鼓里,就这样我们又失去了二审上诉的权利与机会。

⑤数百万元的案件是否适用简易程序?

赣基集团法务部负责人表示,从案卷材料可以看出,原告既没有说明借款来源,也没有提供银行取款记录或汇款凭证;第一被告除了自行书写几张借条外,也无法说明款项去向。两起案件借款金额高达237万元,但主审法官却适用简易程序。案情这么复杂,这么大笔的借款,难道真是用现金支付?该负责人对本案所涉及借款的真实性表示怀疑,并直言本案存在虚假诉讼的可能。

武侯区法院:送达程序合法有效

3月17日10时许,记者来到成都市武侯区法院,但记者未被允许进入办公室。在二楼大厅里,记者向该院研究室一名叫李非阳的工作人员表明了采访意图,并递交了赣基集团的反映材料。李非阳复印了记者的证件后,表示要向领导和宣传部门请示后,才能给记者答复。10时30分许,李非阳致电记者,让记者将采访要点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她。随后,记者根据赣基集团提出的五点质疑,向武侯区法院递交了五条采访提问。

3月18日,李非阳致电记者称,她了解了赣基集团材料中所反映的问题,认为材料反映不实。据他们了解,法院送达的文书都是罗某签收,因为罗某持有赣基集团的授权委托书,因此法院的送达程序是合法有效的。

对于李非阳的解释,赣基集团法务部负责人反驳说,法院的一审判决书中只提到了王应龙是赣基集团的委托代理人,而并没有提到罗某是集团公司的授权者。向罗某送达法律文书,怎么能谈得上合法?

对记者的其他采访提问,李非阳没有作出回应,并称要等宣传部门批准后,才能给出回复。

律师王应龙:受成都分公司委托

赣基集团称没有委托任何人代理此案,那么王应龙为何会成为该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对此,四川舟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应龙解释说,盖有赣基集团公章的授权委托书是成都分公司给他并委托他的。对于同一律师同时担任有利益冲突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委托代理人这一问题,王应龙解释说:有利益冲突,那是后来的事情,刚开始的时候,有什么利益冲突?

王应龙承认,他没有向法院提交加盖赣基集团公章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等应诉文件。

对于王应龙的解释,赣基集团法务部负责人反驳说,在这个案件中,不是第一被告还钱,就是第二被告还钱,或者双方共同承担,案件从一开始,利益冲突就很明显。更何况,赣基集团从来没有与王应龙及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办理任何委托代理手续,王应龙也自始至终没有向赣基集团了解案情,更没有向赣基集团转交任何法律文书。

成都市律师协会律师投诉处一名廖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律协已经收到赣基集团对王应龙的投诉材料,他们将会要求王应龙递交一个答辩状,律协再就此进行调查,在90天内作出结论。

济南订做西装

莱芜定制劳保工服

山东定制防静电工服

烟台工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