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轮冥月作者第柒天[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5:12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八月半,鬼都嫌孤单。人皆聚多少离,唯我翘首饮月。

又是中秋节,手里捧着月饼,可是没有人陪我分享,我已经忘了我是第几次一个人过节了。身边的风阵阵吹着,一身薄布,并不觉得冷,我是不会冷的。又开始回想那一幕。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眼前的男人抱着我,轻轻地说。“嗯,不许骗人哦!”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男人的名字叫嘉豪,正如他名字一样,他是富裕家庭的公子。我叫乔馨,是普通的工薪家庭的孩子。更重要的是,他的她不是我。我们俩的相遇本来就是一场意外。刚从一个单位分配到了他所在的企业,因为一场车祸,他的女友不幸“身亡”。可是她复活了,因为我,一个游荡的魂魄,我寄居在她的体内。从此我就叫乔馨了。直到我必须离开的那一刻,我才恢复了我本来的自己。长时间的相处,让我本来空虚的灵魂有了活力,可是我不知道嘉豪是喜欢乔馨,还是寄居在她身体里的我。也许是我多想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必须面对一系列的问题,虽然乔馨看似活着,但是她的确死了,没有脉搏与心跳,甚至血液都是凝固的。没有故事书里写的那么恐怖,不是僵尸,不会想喝人血,永远不会老这一点,足矣让别人发现不正常。2年过去了,嘉豪的企业越办越好,已经当上董事长了,在情人节那天,他向我求婚了,我知道不可能答应他,可是又不能拒绝,就说“你爸妈会同意吗?”嘉豪立马拉着我的手说“会的,他们理解我的。”我暗自嘲笑,如果他们理解何必当初造就这场车祸?也许他们至今还怀疑,乔馨怎么还活着吧!就是因为看到这一点,我才放下心说了出来。第二天,嘉豪就拉着我去他家了,结果可想而知,他的父母坚决不同意。为此嘉豪还大吵了一架,甚至说出了要和我浪迹天涯的话,我懂,乔馨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只可惜她死了,而我是一个被抛弃而死的人,嘉豪值得和乔馨在一起,但是不值得和死了的乔馨在一起,我知道事实该浮出水面了,我也该离开了。因为家庭之间的矛盾,嘉豪很不开心,常常独自一人饮酒,吸烟。每次见我却假装乐呵呵的。又要到一年一度的中秋节了,嘉豪准备和我一起过,我也准备在这一天坦白所有的事情。

穿着漂亮的礼服,在天台上,映着皎洁的月光,和嘉豪共进晚餐。月亮很圆很圆,不像在冥界的月亮,看起来很寒颤。“

我一直有话想问你,你能告诉我吗?”嘉豪突然问了一句。“说吧,我听着,嘻嘻。”“乔馨,如果我已经不是嘉豪了,你还会爱我吗?”“你怎么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嘉豪,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太可能在一起,我们还是分手吧!”“为什么?”“因为……”实在不愿意让嘉豪知道乔馨死了,于是就说了,“我们之间有太多的差距,我承受不起,而且你父母的阻止,让我们越来越远了。” “可是……”。嘉豪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于是我们便又一起看着月亮了,我的头靠在他的肩上,多么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过去。乘嘉豪睡着的时候,我走了。

第二天,新闻媒体播报了一条快讯,卢氏企业董事长卢嘉豪在天台被发现尸体,死亡原因不明。最大嫌疑人胡乔馨不见踪影。

紧接着一天,胡乔馨的尸体也被发现,在一口井里,为什么呢?因为我是为情投井自杀的,所以改不了死亡方式了。

嘉豪的父母没有想到,嘉豪为什么而死,我也不知道。原来那天中秋本是离别之日。我又回到了冥界,过着一个人的日子,回想起那段和嘉豪的日子,我觉得很幸福,虽然是寄托在乔馨的身体上的。嘉豪的死让我很无奈,我不敢确定是不是我伤害了他,带着内疚和自责我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中秋节,望着头顶的一轮冥月,我开始想他了,我知道我不应该有感情的。

一次亡灵聚会时,我加入了一个团队,玩一个游戏,就是说真话吧,你也知道在冥界说不了假话,说了要拔舌的。于是就有这么一个问题,就是你做鬼到现在一直不轮回,唯一觉得值得的事是什么?一个鬼说“我可以吓唬别人,让别人害怕我!”另一个鬼说“我可以一直看着更多的人死于非命,找到安慰!”我边上的一个鬼说道“我可以偷偷的跑到一个人身后,就这么看着他,你猜猜他会怎么样?他会变成秃子!”边上一个鬼气冲冲地说“你们算什么?我才厉害呢!我可以每天睡在人的床上,吸取他们邪恶的灵魂来补充我的能量,所以我能这么强大!”“喂!那个溺死鬼,说说你自己吧!”边上的人推了推我,“我可以进入已经死的人的身体,替代她去爱一个人。虽然时间短暂,但是很幸福。”“一个痴情鬼啊,你也太傻了吧!”边上一群鬼笑了起来,指指点点。可是我承认,我的确很享受这份爱。突然鬼差来了,把我边上的那些鬼抓了起来,我也被带走了,只不过去了另一个地方,那就是冥府,据说是冥界官员居住的地方。我走进去,抱着出不来的决心。在垂帘之后,有一个声音在问我,“你生前叫什么名字?”“柳岚”“怎么死的?”“投井。”“你死后回过阳间吗?”“回过”“去做了什么?”“附在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的身体里,和一个活人生活了一段时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卢嘉豪” 帘子被拉开了,里面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是他,让我投井而死的,殁止。他怎么在这里,一股恨意交杂着思念充斥整个脑海。他慢慢走近然后抚着我的头发说“嘉豪早就死了,我就是附在他身体里的魂魄。”我什么也没说。“不管你信不信,对不起,我早就死了,在你认识我之前。只是我没想到你会为我而死。”“这不重要!”“嘉豪现在在哪?”“你看。”顺着他手指的地方,我发现嘉豪和乔馨在一起,很开心。“他们的灵魂早就在一起了!”我不想说什么,只有淡淡的祝愿。“你现在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不”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