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出口退税新政定心丸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5:05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出口退税新政“定心丸”

外贸政策又有新的突破。  近日,国务院正式下发《关于完善出口退税负担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从2015年起,出口退税(包括出口货物退增值税和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出口退税)全部由中央财政负担,地方2014年原负担的出口退税基数,定额上解中央。

这看似生僻的说法,对于地方政府和企业来说,却是助力的信号。记者了解到,所谓“定额上解中央”,就是原来地方财政定额负担的部分还由地方财政承担,新增加的出口退税全部由中央财政来“掏腰包”了。  “这对于地方政府,尤其是外贸大省来说是重大利好。”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记者表示。  退税机制不断完善  从叠加出口退税实行分类管理,到启运港退免税政策,到下放出口退(免)税审批权,再到这次的出口退税增量全部由中央承担,地方和企业在出口退税方面享受到了不少政策红包,出口退税机制也在不断完善。  “不断完善的出口退税负担机制,让地方和企业吃上了‘定心丸’,更为完成今年外贸6.1%的增速目标系上了安全带。”周世俭说。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施文泼告诉记者,所谓“定额上解中央”,就是此前由地方财政负担部分将成为上限,原来地方财政定额负担的部分还由地方财政承担,不再追加地方财政出口退税负担,新增加的出口退税全部由中央财政负担。“通俗点说,地方还要承担部分出口退税。”施文泼表示。  我国从1985年开始实施出口退税政策,由于这一政策涉及中央和地方政府间财政收支划分,近10年来,国家逐步调整在出口退税上中央与地方的分担比例。即使这样,一些外贸大省多年来仍一直在呼吁调整出口退税负担机制。  施文泼告诉记者,从2004年起以2003年出口退税实退指标为基数,对超基数部分的应退税额,由中央与地方按75∶25的比例分别负担。从2005年开始,超基数的出口退税,中央与地方负担比例调整为92.5∶7.5.  7.5%的负担比例看似不重,但对于一些出口大省来说,负担却在逐年加重。另外,由于制度原因,直接造成了不同地方在增值税收入和承担出口退税之间权利与义务不对等的情况。  以广东省为例,2003年底中央核定广东出口退税基数为356.5亿元。2014年,该省办理出口产品退(免)税3123.97亿元。据测算,广东需要承担约200亿元退税资金,而2009年该省地方财政负担超基数出口退税只有98.2亿元,几乎每年出口退税都在增长,而退税基数却已多年未调整。  据了解,目前我国对出口退税实行的是“先征后退”的方式,出口退税地方财政负担部分最终由完成出口并办理出口退税申报的地区支付。而增值税属于间接税,对于出口商品来说,从原材料采购到产品最终被消费,可能要经过很多个产生增值的环节,而这些增值过程一般分布在各个地区,这就造成了征税地和退税地有可能分离的现状。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举例称,比如一块零部件在山西 、湖北生产,在湖南组装,通过上海港出口的手表,按照征税流程,手表零部件生产和组装企业需向山西、湖北、湖南缴纳增值税。如果此笔出口退税已属上海出口退税超基数部分,那么除了中央负担超基数出口退税中的92.5%外,上海则需承担出口退税中的7.5%。此时,山西、湖北、湖南将增值税收入囊中,上海反而在没有增值税入账的情况下承担了全部的出口退税。  “形象点说,就是‘肥水总流他省田’。这一现象在我国外贸出口大省尤为严重。”白明说,而且出口基数越大、增长越快的省份财政收入不见增多,出口退税的负担却越来越重。  另外,广东、浙江等省作为国内制造业、加工业和外贸出口的重要基地,由于自身资源缺乏,外购产品出口或原材料加工出口现象较为普遍。据测算,若直接购进外省产品出口1亿美元,按一般贸易出口平均每美元可退税0.96元计算,地方财政则须负担退税额700多万元。  出口退税提速  出口退税不能及时退、足额退一直是让出口企业头疼的问题,甚至有不少出口企业被出口退税周期过程给“拖垮”了。而出口退税不能及时退和足额退的最大原因就来自于地方财政压力过大。  我国从1985年4月1日起对出口产品实行退税政策,一直是出口型企业赖以发展的资金来源之一。2014年我国出口退税11356亿元,同比增长8%,相当于税收总收入的10%,而出口大省退税占总收入的比例则更大。  另外,从今年1月1日起,我国在对血管支架、喷涂机器人等高附加值产品、玉米加工业产品、纺织品服装的出口退税率上调,纺织服装实现了全额退税。如果出口退税负担机制仍保持不变,出口大省的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以后出口退税的速度肯定还会增快,这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出口企业来说,是一种利好。”广东一家出口型企业负责人肖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之前由于出口退税由地方财政承担,遇上政府财政压力较大时,就会出现退税迟缓的情况,这增大了企业资金回笼的压力。  珠三角一家鞋类出口企业负责人则对记者表示,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不少政策促使出口退税提速,但退税周期过长的问题仍时有发生,这导致一些出口型企业资金周转压力过大,甚至倒闭。“出口型企业对退税的依赖十分严重,很多行业如果不将出口退税计算在内甚至是赔本的。”  “由于此前出口退税由中央和地方共同承担,容易造成一些地市的出口积极性降低。”纬创咨询国际业务分析师孙德超称,由于出口越多,地方财政就需要拿出来更多的资金用来承担出口退税。因此在对于企业的扶持中,不少地区偏向于内需型工业制造企业,限制了地方出口的积极性。同时由于两头管理,出口退税的速度也始终难以提高,在一些地区,有企业仍然出现出口退税需等一年左右才可拿到所得税款,并因此导致资金链断裂倒闭的情况。  白明也表示,由于出口退税的负担越来越重,部分省市拖欠企业退税,存在上半年地方退税额度用完、下半年很多企业无法按期足额领到退税等现象。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