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亲历铜镜市场这些年专访铜镜藏家马臻杰二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24:12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亲历铜镜市场的起伏

从2004年至今,马臻杰亲历了铜镜市场的每一步发展和变化,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市场有些看不懂了”。

说起这些年的铜镜市场起伏,马臻杰说,“我个人觉得,还是‘起’挺大的,‘伏’并不大。从我04年进入以来,最明显的两次伏,一次是2006年一场拍卖会拍的极其糟糕,但我觉得对整个市场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影响最大的,就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但我觉得这很容易理解,谁也不确定全球性的金融海啸对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很快到了09年秋拍,价格起得就有点儿吓人了,我们都看不懂了,朋友们见面都问这东西现在值多少钱啊,谁对价格都没有底。到了2011年,受到欧洲债务危机的影响,铜镜市场又开始有些落。”

在这些年的市场起伏中,马臻杰最大的感触是“进入铜镜市场的人和资金多了”。

月影寒梅镜

说起近些年铜镜价格的攀升,他颇为感慨,“我对于嘉德的跑兽镜拍出八百多万是没有疑义的,因为东西确实好,价格就要高,因为它没有可比性。但是我觉得有一些具有可比性的东西,也拍到非常高的价格是无法理解的。”“品相的优劣在近年对价格的影响很大,但仅仅注意到铜镜的工艺美是不够的,对纹饰、文字、工艺等多方位深入探究才是一新兴收藏门类得以增强影响力、体现其应有价值的重推对动力。”

谈到铜镜市场的炒作现象,马臻杰说,“我觉得以前炒作的情况很少,因为东西买过来之后,基本就藏在藏家手里。我现在还能拿出来04、05年最早买的那些铜镜,虽然不好,但是藏着吧。这样沉淀的很好,就很难起泡沫。”但是他表示,这两年也经常会遇到纯粹为了投资而进入铜镜市场的新晋买家。

当记者问到,“以您的感受,这部分新晋的资金数量有多少”时。马臻杰肯定的回答,“巨大”。

老藏家的应对之法—“赖在沙滩上”

在大量资金进入铜镜市场的同时,老藏家和马臻杰这样的“次新”藏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他笑称,“2010年春拍之后,我在盛世收藏论坛发表的帖子里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在沙滩上’,后来被无数藏友引用。虽然这也是我引用别人的话,但是那次春拍之后,这种感觉很明显。其实我当时说的还不是自己,说的只是这种现象。”

似乎有些无奈,他接着说到,“到了2005年、2006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很熟的圈子。每次拍卖之后,每个人拿出几件自己拍到的镜子,或者从市场上买的镜子,我可能每次拿一件,有的人拿一摞,几位好朋友就会坐到一起聚一下。现在就不一样了,大概2010年又上涨的时候,我们经常是四五个人坐在一起,可能只有一个人拿了一块镜子,这么多人才买一件、两件东西。这说明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这些人被拍在沙滩上了。这不是说外面的镜子少了,由于拍卖公司的参与,上拍的镜子数量还多了,但是我们是要么买不起了,要么思想让你不敢花更多的钱去买了,总之被新人代替了。”

虽然无奈,但是对于这些资金的进入,马臻杰保持着较为客观的看法,“任何事物都有两方面,从不好的方面看,我们买不起了,会被淘汰,这是新陈代谢式的。自己也曾经强烈的担心过,但这是不可阻挡的。不过从好的方面看,有资金进入了,不管什么目的,说明这个门类被关注的越来越多了。”

虽然有过强烈的担心,虽然曾经还写过“诀别书”,但是马臻杰一直坚持到现在,自然有自己的应对办法。

“其实我特别早就开始注意这个事情了,因为在那个时候,虽然给自己确定了专题,但是专题以外的东西我也买。”

规矩镜

在马臻杰的诸多藏品中,除了花卉镜还有一些目前比较主流的铜镜。在他目前的收藏中,也会有当下非常流行的规矩镜、黑漆古。他说,这就是他变通的一种方法。“当时有两个想法,我发现在跟一些藏家交流时,好多藏家都没有卖东西的习惯,我就想办法买别的东西,虽然不是我的专题,但是可能他会喜欢,这下我们就可以交换、互通有无。所以除了花卉镜,我还保留着买其他镜子的习惯。第二就是无心插柳,一些镜子买了以后没准儿升值还挺快。这还是说到老话,以藏养藏,我也很头疼但是躲不开。”

虽然躲不开,但是也有不少盛世收藏的藏友鼓励他,“该赖还要赖在沙滩上”。说到这里,马臻杰有些感动,“我觉得这个词用的很精辟,既然要赖在这里,就要变通。”

“精品永远会涨”是一个谬论

面对并不乐观的2012年春拍,铜镜市场的情况并没有什么不同。在马臻杰看来,经济形势的不明朗让很多投资者在资金上会很慎重,虽然有一部分买家正在瞄准春拍,想要捡一些“漏”,但是不会影响大势。大势要看单件成交额和总成交额,而这些都需要依靠大买家,不是零散的小卖家能够左右的,小玩家是改变不了大势的。

而对于新晋藏家,马臻杰的建议是,“多听多看慢动手”。新晋藏家不能急着动手,一要等自己的眼力,二要等自己形成相对的取舍、自己的喜好。这些都只有在看过了一定数量的藏品之后,才能形成。

如果是投资,市场上经常有“精品永远会涨”这样的说法,但是马臻杰却不这样认为。

“不管哪个门类,这是一个谬论。没有任何东西会永远上涨,因为我们都只看到了一小段。还有就是,这个东西过去曾经涨了十倍了,不代表未来还能涨十倍。”

“精品是一个缺少标准的概念。如果浏览盛世收藏论坛的帖子,从04、05年直到现在,就会发现,人们对精品的评价是不一样的,是会变化的。既然对什么是精品都会变化,那什么门类会涨怎么能说的准呢。比如有些藏品,现在不少藏家都当作精品了,可也许早几年前这样的镜子只被认作是个普品,如今涨了,也被归为‘精品永远会涨’的佐证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也就是说第一要确定什么是精品,精品的标准是不是固定不变的。其实,任何一个东西持续上涨靠的都是不断增加的购买力。如果最后的后备力量都已经投入进来,谁还是新进力量?谁来支撑这个价格?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日本,当时投资全世界,在艺术品领域也一掷千金,创造了梵高的神话。到如今,这些天价精品的价值又如何呢?”

如果说,“永远会上涨”不靠谱,那么什么事情是恒定的呢?

“就是真正的认识到,发现藏品的价值。这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积累的。比如就说全品相的问题,全品相这几年被爆炒。不光是在铜镜,纸钞、钱币,一张好品和差品的价格可能差上百倍。十品和九品价格能差十倍、二十倍,但是我认为差的这一点不应该有这么大的价格差距,但事实上就是差的这么悬殊,我认为这种东西没有长期的生命力。为什么品相成为如此重要呢,我分析认为是容易区分。对于不太懂的外行,区分品相是很容易的,但是长期来说,能够推动铜镜发展的是文化,文化就不是简单的品相好坏,文化很复杂,我们要学习和掌握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是文化能够体现出的价值跟他的经济价值不一定成正比,文化价值高的东西,不一定经济价值高。

后 记:

在马臻杰的珍藏中,有一件是仅存半块的破损铜镜,但他却视若珍宝。这半块铜镜,方钮,上刻有人物及故事。在几经周折得到这半块铜镜之后,马臻杰花了很长的时间对其纹饰中的人物和场景进行研究,后发现这半块铜镜为中国传统道教所用之物。但由于铜镜的破损,刻于铜镜上的两个字依旧无法辨认,他也在继续的探究之中。

相关文章:

亲历铜镜市场这些年—专访铜镜藏家马臻杰(一)

钢丝卡线器

多功能茶几批发

广电设备价格

门弹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