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戏台两戏骨座谈陈佩斯我做自己很重要-【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53:02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陈佩斯

杨立新

《戏台》

《戏台》

昨晚,陈佩斯的喜剧《戏台》在广州大剧院火热上演,这样的火爆在今晚的演出中仍将继续。9月19日,陈佩斯与《戏台》的另一位主演杨立新在中山图书馆与观众见面,畅谈《戏台》、喜剧以及人生。经历过人生起伏、生活磨炼的陈佩斯已经变成了好脾气的人。此番和杨立新合作《戏台》,两人取长补短。生活有多深刻,喜剧就有多深刻。十几年来坚持做话剧的陈佩斯表示,“文化必须有根。别人看我,不重要,我做自己,很重要。”

一个让陈佩斯等了60年的剧本

杨立新看过之后说:中国的喜剧开始了

陈佩斯今年63岁,杨立新58岁,两人的首次合作是电视剧《好大一个家》,此番《戏台》是舞台剧领域的第一次合作,缘起就是《戏台》的剧本。

编剧毓鉞擅长“严肃的戏说”,执笔舞台剧《戏台》,更是在天才般的幽默智慧中讲述了一个关于文化传承的故事,编剧功力令人赞叹。“难得遇上这样一个好剧本,我为这部剧本准备了60年,这么说一点不为过。”陈佩斯说。

杨立新表示:“我也是几十年了才见到这样一个好玩的有意思的剧本。这个剧本很奇特,看了这个剧本之后,你会觉得:中国的喜剧开始了。之前,喜剧从文学到剧本到表演,都还没有过如此完整的结构。提醒朋友要提前上厕所,因为演出时长两个半小时,不设中场休息。”在北京,一散戏的时候,厕所就排长队。

《戏台》这个剧本击中了陈佩斯的心,“喜剧的第一目的是创造笑声,至于别的什么意义,是作品本身赋予的。”在排《戏台》的时候,陈佩斯分析了很多“根”的问题,“军阀走进后台时,他代表的是一个所谓文明进来了,士兵们刷刷拔枪是有代表性的。两个文明在碰撞的时候,把自己的血肉之躯撕开了,其实是在戕害自己。”

虽然排戏的时候,陈佩斯的心底里很压抑,但是让观众在看的时候很快乐。“台上发生的错误就是读者的快乐。一环接一环,密不透风。但是结尾的时候,观众仍然能感觉到刺刀切开皮肤的痛苦。”150分钟的演出中,有起伏,而且起伏很大,“我也是玩戏剧玩了这么多年才可以这么得心应手。”陈佩斯说。

心疼陈佩斯,杨立新抢下“大嗓儿”一角

生活有多深刻,喜剧就有多深刻

其实一开始,《戏台》中的“大嗓儿”一角是给陈佩斯准备的。但是杨立新看了剧本之后说:“大嗓儿这个角色是我的啦。”

对于自己“抢角色”的行为,杨立新如此解释:“我是心疼他呐,这个角色要练习京剧。”杨立新被北京京剧界的朋友称为“票友”,他喜欢也熟悉京剧。电影《霸王别姬》中,张国荣唱戏的戏份,就是由杨立新配音的。

对于这个解释,陈佩斯是“领情”的:“开始没觉得有多难,后来真觉得很难。比如勒头我就勒不了,还有很多身段我都处理不了。可能是冥冥之中都决定了。”既然不能演大嗓儿了,陈佩斯就只想当导演,结果最后还是必须亲自演班主一角:“请的人都来不了了,当时正值春天,大家工作上的选择都很多,只好我硬着头皮上。在这个过程中,也是慢慢学习。”

《戏台》中,包子铺的伙计大嗓儿上台演了霸王,“在演霸王的时候,画脸都是我自己来的,因为时间来不及,我们在排练的时候估计到了。大嗓儿一下台,后台四个工作人员,一下子就把我伙计的衣服扒了,又一下子给我穿上霸王的服装,然后我又要马上上台演霸王,只能自己画脸。但是时间依然很赶,只好在霸王上场前加了一点戏。有心的观众曾反映,‘就这个地方有点脱戏’,他们真是专业。”

杨立新表示:“《戏台》妙不可言,喜剧也是从生活中来的,生活有多深刻,喜剧就有多深刻,生活有多丰富,喜剧就有多丰富。包子铺的伙计一上台,自以为就成角儿了,生活中这样的草根实在太多了。”

一个打模子,一个来填缝

生活的磨炼和修炼让陈佩斯变成了好脾气的人

杨立新与陈佩斯合作过电视剧《好大一个家》,“没合作之前,听说他是个脾气很大、不好合作的人。但是合作起来还是很愉快,他说可能是生活的磨炼和修炼,让自己变成好脾气的人吧。”

陈佩斯表示:“他在舞台上比我更专业。我做舞台剧十几年,他已经演了40年,有很多经验。我就这点好,别人身上的优点,我都能吸收过来。听人一句劝,就多一条路。别人稍微一指点,或许就能帮你解决一个大问题。”

这次拉50多人的大队巡演,光演员就有23个,有京剧、评剧、曲剧演员,“都是杨立新手把手地教他们话剧。有了他,我可就省心了。他还不挂导演的名儿,不抢我导演的功劳。”陈佩斯笑道。

《戏台》中有很多京剧的元素,杨立新得意地说:“人艺做过尝试,焦菊隐就把京剧的文武场用到话剧里,但是都没有我们用得这么巧妙和漂亮。”

为了丰富节奏和情绪,很多话剧都会配上音乐,对此杨立新是持反对态度的,“但是这部戏需要,于是用了京剧锣,我们不是无缘无故的。”

如何调教后辈?陈佩斯表示没有太多的经验,“认真排,尽量想办法让他们的表演合乎标准。现在的年轻人对那个时代知道的很少,演话剧也很少,需要重新教。”杨立新则说:“青年演员最大的问题是看戏太少,但是陈佩斯身上有很多优点,有些我束手无策的地方,他有办法。他的表演程序中有一个呼吸的方法,比如,人一激动,呼吸量很大,因此在表演激动的时候,先把呼吸调整好,声音自然响亮。”

对于两人的合作,陈佩斯如此总结:“我打模子,他来填缝,他做细致的工作。”

培养话剧市场和演员

必须保护他们的生存环境

怎样向80后、90后推荐《戏台》,让他们走进剧场看戏?杨立新如此呼喊:“戏的妙处在于,你不看是说不出它的妙处的。我儿子看了两遍还没够,没有看透。”杨立新笑言:“赶紧来看吧,陈佩斯已经63岁了。”

虽然此次巡演是复排,但是陈佩斯强调:“复排要一样细致。只是因为所有的问题都心知肚明了,所以直接改,时间短,效率高。”

对于喜剧,陈佩斯认为:“我们过去都是本末倒置。我是先研究笑的方法,后来才发现应该研究笑的行为。舞台和观众的逻辑关系,笑的行为是第一位的,然后才由我们创造笑声。”

杨立新认为,现在的话剧市场很活跃,比如北京,“有量就一定有质的出现。戏剧是一个不断实践的过程,随着戏剧市场的发展,会有很多好的演员、好的作品出现。”

怎样培养演员?陈佩斯认为还得多演戏,“难是一个方面,在生活方面确实是一个选择,这样就把戏剧的门槛提得很高。现在的生活压力很大,戏剧生活就离我们很远了。生存是第一位,话剧是第二位。能够靠话剧活命的人,能有多少?在市场上,能够把票一张一张卖出去的,能有几部?只有北京、上海可能有一两部。空档期怎么活命?这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

除了基本生存,还有社会选择。很多不成问题的问题,现在很成问题,“戏剧还要不要?如果要,就要保护它的生存环境。不光是政府支持,还有市场方面。电视、网络无节制地发展,如此之下,戏剧和人才就完全被榨干了。现在我们还没有认识到文化上的托拉斯的可怕。电视、网络完全替代了舞台,用很高的速度和传播面剥夺走了。”

文化必须有根。这是十几年来陈佩斯坚持做话剧的原因,“别人看我,不重要。我做自己,很重要。”

认准的事,就必须要做

张素芹

《戏台》是由陈佩斯的大道文化出品的一部年度大戏,今年全国巡演以来,口碑和票房双丰收。

又导又演是一项挑战,演着演着就来回跳戏。当有力所不及的时候,陈佩斯就会死磕。有时候费时几年死磕一回,比如《老宅》,他死磕了五六年。过程很痛苦,身心很疲惫,尤其是遇到高墙越不过去的时候。

虽然做喜剧很难,但是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的陈佩斯认为现在已经很好过了,“真正难的时候是做电影、电视剧。前些年,个人是不能做电影、戏剧的,所以只能叫文化公司。”这些年,陈佩斯是在夹缝中求生存。有一次拍摄,看见故宫高墙缝隙里长出的小树,他就想,“我就是这根草呀。生命的顽强,我就是这么获得了力量。”在逆境之下,一步一步往前走,终于破开了层层土。

陈佩斯认准的事情,就必须要做。文化必须有根,所以这些年他做了不少戏。他向大家宣传:“《阳台》比《戏台》还要棒,这部戏你们一定要去看。从综合的角度看,《戏台》是一个制高点,但是从喜剧的技法来看,《阳台》更棒。第三幕的那场戏,写的时候就知道绕不过去,排练的时候用了半年的时间。”

光头是陈佩斯的标配,63岁的他,眉毛胡子都已经花白,现场,不少观众表达了对他的敬意,而他的一句话让人更起敬意,他说:“大家不要心疼我。艺术也是一门手艺,我也很享受这个过程。”  文/广州日报记者 张素芹

威海检查治男科怎么选择

济南治疗痘疤医院哪家好

沈阳哪家医院修复处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