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他是一杯醉人的烈酒[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2:44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李晟是新调来的业务部经理,英俊成熟,高大挺拔,30岁的年纪,未婚无女友。这样好的条件引得公司里一帮女性蠢蠢欲动,而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是,李晟却只对我“另眼相看”。

他调我去做他的助理,带我去见重要的客户,签约或者谈判的时候总是少不了我。公司里的人都在议论纷纷,他怎么偏偏就看上了我这样一个长相普通,性格平平,并且还是个已婚的女人?

我从最初的受宠若惊到后来的洋洋得意,内心并没有太多的挣扎。在我看来,我定然是有着让李晟喜欢的资本。夜里,看着身边睡得沉沉的丈夫顾民,内心有了些狂乱的念头,怎么也按捺不住。

和李晟出差去上海谈一个重要的合同,这个合同是个“硬骨头”,前任业务经理去谈了几次也都没有谈下来。没想到我和李晟在上海却谈成了这份合作,非常出人意外。这样下来刚到公司来的李晟就一下站稳了脚。

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们信心勃勃地开始展开更多的业务,而每次都会不负众望,我和李晟也成为了黄金搭档。

而在慢慢的相处里,我也发现了李晟更多的优点,他在决策上的笃定自信,在与客户交谈时的随机应变,在开会时的掷地有声,在处理问题上的果断决绝……都在不知不觉中吸引了我。虽然我是他的下属,但更多的时候是他在照顾我:在我加班时为我叫一份外卖,在下班时绕上很远的距离送我,在下车时为我开门,进餐厅时帮我拉椅子,冷的时候适时地脱下外套给我披上,还有更多更多的细节,那么水到渠成地打动了我。并且他也很尊重我,不管是独处还是出差,都没有过过分的举动,他是一个让人热血澎湃的男人。

有人说,爱情是需要入口的,喜欢烈酒的人即使喝到了最清澈的泉水,也会干渴而死,而李晟,就是那一杯让我醉的烈酒。

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

其实顾民并不是不好,也不是太好。恋爱两年,结婚三年,两个人之间少了一份激情,多了一份平淡。

在4月开始的时候,顾民终于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每天往家里送快递的人接二连三——我迷上了网购,从家用电器到衣服皮包,从进口食品到珠宝饰品,一个月下来我把一张两万块的信用卡给刷爆了。

顾民拿着账单跟我狠狠地吵了一架,而我比他更凶,指责他没本事没出息连给老婆买点东西的能力都没有,他懦弱地收了声,末了,去把那张卡的钱给还了。

除了开始大手大脚地花钱,我还学会了赌博,在“五一”的时候跟着一个旅行团去了澳门一趟,回来沮丧地跟顾民说,输掉了家里大半的积蓄。

我想这下顾民总该暴跳如雷地提离婚了吧?可出乎意料的是,他却担心我心疼钱反过来安慰我:输了就输了,以后不赌就行了。

而我并没有因此而感动,却变本加厉地赌得越来越大,还开始跟朋友亲戚借钱,当他们找到顾民的时候,他都傻眼了。他一次又一次地帮我还钱,除了对我规劝外,却始终没有提到“离婚”两字。

既然我花掉家里的钱都不提离婚,那我开始成天跟他找茬吵架。茶水烫了吵,菜咸了吵,袜子乱放了吵,电视的声音过大了吵……我开始变成了一只斗鸡,全副武装地跟顾民作战。

我知道如果我主动提离婚,光是我父母那关就难过,所以我只能逼着顾民忍无可忍的时候,提出来。

顾民却总是在我发脾气的时候,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他甚至去买了“太太静心口服液”,开始煲些调节内分泌的汤水给我喝,在他看来,我的坏脾气只是因为工作的压力太大了。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我的心,酸涩了一下。

我想我对顾民不是没有感情,但就像李敖说的,我爱你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李晟就是那个千分之千。

有个夜里,我对顾民说,我们要个孩子吧!顾民看着我的脸,然后欣喜若狂地一把抱住我。从我们结婚开始他就一直想要个孩子,但因为我还不愿过早地被孩子束缚所以一直不肯。

顾民他开始锻炼身体,开始戒烟戒酒,开始算排卵期,屁颠屁颠地去买叶酸和优生优育的书籍,他真心地期待着我们的孩子,满心的欢喜。

一个月没怀上,他并没有在意,两个月没怀上,也不要紧,他甚至安慰我,让我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很多人都要准备许久才能怀上孩子。

在第四个月的时候,我拿了份检查报告给他,报告上说我双侧输卵管堵塞,自然受孕的机会很小。

顾民愣愣地看着报告,他的那些喜悦就像被针孔抽掉了一样,一滴不剩。我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这不过是我找人做的假报告,我每次都在事后偷偷地吃避孕药,当然是不会怀孕了。我乱花钱他不说离婚,我乱发脾气他不说离婚,我生不出孩子他总会说离婚了吧。

那段时间家里很清冷,他总是一个人静静地抽烟,烟瘾更大了。我冷眼旁观,等着他说出离婚两个字。

婆婆的生日,我们还是一起去了他家。席间婆婆又在追问什么时候要孩子的事,顾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所有人说,他打算去领养个孩子,因为他的身体有问题不能让我怀孕。

我的心,哆嗦了一下。我没想到顾民可以包容我这么多,可以忍受我这么多,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触碰他的底线,他都接受了。原来只是想要去摧毁这段婚姻的检查报告,却成了一块试金石,让我开始反省自己的作为。

当我把他的宠爱当成一种习惯的时候,我变得越来越不满足,也变得越来越粗心。我没有看到他隐忍的愤怒、悲伤和痛苦,他把这一切的情绪都消化掉了,那是因为他爱我,一如既往。

在和李晟又成功谈下一份合约的时候,我们去了星巴克庆祝。浪漫的音乐,温馨的气氛,李晟一边搅动着杯里的咖啡,一边把另一只手覆盖在我的手上。那一刻,我的心又开始动摇了。

迟疑了一下,我把我的那份检查报告放在了他的面前,我想看看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如果他说不介意,那好,顾民不说离婚,我提离婚。

李晟看了看报告,有些诧异地说,其实这是你的私事,不必告诉我。

被他握过的手,就在瞬间冷却了。他笑着又说,我要调去公司总部了,这都是因为你的关系。

我没有反应过来,他就说了。因为在进公司之前他曾找过相面大师,相面大师说我额头宽平是助道之相,我鼻翼厚实下巴饱满是旺吉之相,对他的事业非常有帮助,所以他调我去做助理,带我去见客户,而上海那份很难搞定的合约,竟然在我们只去了一趟后就签约了。

明明光线很柔和,但我却觉得我的眼睛刺疼得厉害,原来他对我的那些好只是希望我全心全意地帮他,这无关乎爱情,只关乎暧昧。是一场让我尽失颜面的自作多情。

那些日子,我真的病了,低烧,咳嗽,情绪颓废。顾民照顾着我,他一手拿着药片一手端着杯子哄我吃药时,我终于失声痛哭。

我把病历拿出来,把那些“赌”输掉的钱拿出来,我说顾民,如果你不原谅我,我们可以离婚。

顾民搬了出去,但只拿走很少的行李。我把户口本和结婚证藏了起来,是在真的要失去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我是胆怯的,是害怕的。没有他的生活就像错乱的音符,怎么都不对劲。我在夜里抱着他睡过的枕头,觉得心里很空。

我开始频繁地给顾民打电话,我说水管坏了灯泡坏了忘记带钥匙了……我知道我是想要挽回这段婚姻,挽回这个对我千分之千的男人。

在我任性地想离开他的时候,才发现他才是真正爱我的人,而我,会用以后的岁月来弥补。希望,这不晚。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