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异界使者之嗜血症2[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5:12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我是一名护士,我叫闫晓茹,在一家医院的手术室里工作,我不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比较血腥的东西,所以我去了手术室,哪里血腥的东西很多,而且手术结束后有一股很大的血腥味,能让正常人呕吐的,对于我来说那是一种诱人的香气,对于一起在手术室工作的同事,他们很开心能有一个可以不嫌弃血腥味恶心的同事,所以很血腥的手术之后,都是由我来打扫,我更是接受了清洗手术工具的活。

那天因为手术工具很多,王亚静留下陪我一起清洗手术工具,我们聊着天很开心,这时她不小心让工具划破了手,我竟然情不自禁的抓起她的手,含住她的伤口,用力吸着,开始的时候她没说什么,过了三四秒钟,她再用力推我,我用另一只手抓住她推我的手,省的她耽误我,这些血液流入口中的感觉,比闻血腥味要完美的多,原来它那么香甜可口,我想要更多,刚想到这里,胳膊一痛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躺在了员工休息室里,外面已经天黑了,想着我晕倒前的那一幕,舔了舔嘴唇,香甜的味道又一次被想起,还在沉醉的我听到了门外的声音。

“不知道晓茹醒了么?”是王亚静的声音,充满着担心,是我幻觉么,她应该被我吓得不轻吧,苦笑了一下,继续听外面的谈话。

“亚静,白天那是怎么了?”是李文宇,他是手术室麻醉师,他怎么在门口?

“没事啊,进去看看吧,小心点别吵醒她。”听到他们推门进来的声音,我立刻闭上了眼睛,假装还在睡觉。

王亚静走到床边,帮着我盖好了被子,我眯着眼睛,看着她拉着李文宇出去了,“她怎么还睡着?那药效挺长时间啊。”李文宇的声音。

“好意思说那,万一她一觉起不来怎么办啊?”王亚静责备李文宇。

“我当时不是也慌了,就用给病号的药给她打上了,会不会她真的承受不了?那岂不是等于我杀人了?”李文宇声音里没有一丝害怕,似乎在调侃。

“不会的,我刚才试了试,呼吸很顺。”王亚静说着。

“那就好了啊,走吧,我请你吃饭去。”当李文宇说完后,就只听到走路声音了,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后我才睁开眼睛。

睁开眼镜后,发现我的正上方,有个怪物,脸是人的脸,脸色很白像是缺氧的白,双眼血红,嘴边的牙跟吸血鬼的一样,邪魅的微笑,从正上方掉下来,我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马上坐了起来,走到墙边的镜子前看看我的样子,本来没有什么的,自己很普通的样子,就在一瞬间,我看见我的脸上浮现那个怪物的样子,邪魅的微笑,不过只在一瞬间,我以为是刚才吓着了,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哎呀,回家吧,估计妈妈做好饭等我回去了。”摇摇头,换好自己的衣服,拿起包包,出了休息室的门,已经七点了,估计妈妈该担心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