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步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踏步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家住在门扇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0:48:55 阅读: 来源:踏步机厂家

我家住在门扇岭

一条公路沿着山脊呈东西走向蜿蜒盘旋着,山脊的北边有个缺口。这个不足三十米的路段有一个古老的名字叫顶格坪,其实顶格坪并不那么平,只是坡度较缓。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望皆山,一条带子般的机耕路从这个缺口处挂到山脚去——那就是我的老家与外界相通的唯一纽带,先祖美其名曰:门扇岭。

门扇岭下有一个小小的自然村,我的童年就是在那儿度过的。从前,我觉得那儿是文化的沙漠,是泉州属地最落后的地方。为此,我曾编了这样一个顺口溜——烧香拜佛吹唢呐,三岁孩儿学种瓜。抡起拳头称老大,十有九个睁眼瞎。

家乡没有什么让我引以为自豪的,有的只是我受饥寒困扰的回忆。当我的玩伴背起书包上学时,我则跟着堂兄去牧牛放鸭;当我同龄的人已学会写文章,做应用题时,我才开始学汉语拼音,学写阿拉伯数字。后来,我有幸得老师的教育,政府的照顾,终于成了村里唯一的教书人,然而家庭经济并没有什么起色。

每年的农忙假,我还得师从父兄们学习“修理地球”。结婚之后,我更是尝透了《为师之艰辛》:七尺难抛七寸执,堪悲今世枉为师。空闻校内先生好,长叹田中稻子稀。暴雨初停忙稼穑,华灯已上未休息。何时盼得西升日,照我深情读古诗。

当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父母兄弟也过上温饱的生活时,而被父兄视为“忘本”的我,却深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产生背井离乡的念头。十几年前,我勒紧腰带,东挪西借,“离家出走”,到县城购置一套“有天无地”的房子,借以栖身。当年楼层越高越便宜,我果断选择了第九层。移居城关后第一次回家,有人揶揄我是“住在门扇岭”。回到新居后,欣赏着窗外的美好风光,感于亲人的不解和嘲笑,我作了一首打油诗——《高处可胜寒》:我家住在门扇岭,无限风光悦眼球。万里浐溪呈玉带,千寻铁塔矗云头。瓷香馥郁闻天下,岚影依稀起地陬。高处胜寒心自壮,怡情翰墨乐春秋。

当年这座城关最高的大厦,如今已然成了“矮个子”。令人欣慰的是,住宅区周遭的环境越来越好,浐溪的水更显清亮,驾云亭公园山顶的铁塔已然成了一棵“千年古树”,耸入云天。文昌阁、龙浔书院亦为之增添了人文底蕴。复建方竣的文庙更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好去处。

谁曾想,浐溪两岸会成为全县人民共同的乐园,会成为乡下人自己的家园。年逾古稀才进城的母亲也完全适应了城里的生活,母亲也确信我们不再是“头戴别人的天,脚踏别人的地”。同母亲一样目不识丁的乡亲们,竟全然读懂了德化精神。乡亲们,大都过着“两栖”的生活,白天还在乡下,晚上便又回到城关。他们也渐渐习惯了城里的生活,这真是:莫问居家何处是,城中城外尽相宜!

今年元宵,乡亲们冒着严寒参加了迎灯活动,我没有参与其中,但我心中却惦念着它。听说许多年轻人表现得很积极,其中还有不少回家过节的大学在校生。这让平时认为民间传统活动无足轻重的我,产生了不少震撼,也消除我对家乡许多成见——山歌南曲和唢呐,原是民间古文化。故乡今日受人夸,学子心中是北大。

[憨鼠责编:阿九]

淮北西装制作

太仓西服订制

汕头设计职业装

相关阅读